[百合小说]拉拉原创文《月夜.月靜心》

--是這世界沒了塵土,還是這塵土沒了世界......

百合小说是以百合为题材所创作的文学作品,内有同人文和原创文等类型百合小说。

版主: 神山咲夜

回复
头像
神山咲夜
全局版主
帖子: 86
注册时间: 2020年 12月 19日 星期六 5:44 pm

[百合小说]拉拉原创文《月夜.月靜心》

#1

帖子 神山咲夜 »

月夜·月靜心


--是這世界沒了塵土,還是這塵土沒了世界......

(1)
“小姐,夜深了,小心露水侵了身子。”
無應聲,倒是那光潔的腕,連著手,揭開了耀著碧光的簾,一席綠衣和著身子,就此睡去。
什麽時候開始這樣,舉止端莊,描眉細長,怒又能怎樣,萬不能拍案,千不可傷身,只得潑了墨盤,臟了衣裳。
別誤會,我非什麽金枝玉葉,亦非什麽如璧良家。
只是著五色琉璃瓦下的一隻雀兒,沒得今日亦沒有明朝的過活著,無望......

夜半驚醒,從遠處幽幽的飄來一絲哀嚎。
怕是五娘又動怒了,
“桃,桃兒,去給五娘送杯菊花,別忘了和點蜜,她嗜甜。”
嗵,連帶著桌啊椅啊的挪動,和一聲悶哼
我搖了搖頭
這丫頭,太毛手毛腳了
那邊應著,
而我卻無端端的憶起了那青澀年華,
夜,
你還好么?
眾多自小一起長大的姐妹里,
也獨有你那性格,
才能逃出生天吧。
披了件珠光外衫,踱出屋去
月色清冷,
灑在手上,
耀著光。

桃兒天真的笑著,打遠處捧著木端子,蹦蹦跳跳的來到我身邊。
五娘很開心的把茶都喝完了,
賞了我顆天順德的蜜餞,
還夸小姐很孝順。
說是和我同來的那個丫頭不聽話,
擾了小姐清夢。
我心頭一驚,
新來的那個丫頭我也見過,
算是上人之姿了,
可竟然不到半個月就,
五娘最近也太急了點。
難道真如傳聞一般要收手了?
那丫頭呢?
五娘鐵青這臉讓她回去了。
我呼了口氣,
這命算是保下了。
不過和五娘的梁子也結定了。
我撫著偷偷打哈欠的桃兒的頭,
困了就去睡吧。

(2)
沙,沙
細竹枝劃過,揚起微塵,我倚在門欄上,看著桃兒的背影,眉又無端端的跳了一下
上次五娘來我這帶走慶兒也是這般跳了下的,
五娘常說我性格怪異,
在這夜夜笙簫的地界兒,
卻過著和眾姐妹驟然相反的日子。
不過她卻依然隨的我去,
倒不是寵著我,
而是往往有些這樣脾性的在這種有錢即是爺的地界,
才會吸引住那水一色的客的目光,
求之不得的心頭癢,
才是生財之道。
五娘深韻此道,
才能將著慶祥閣弄的是無人不知,
無人不曉。
我不傻,
我知道在五娘的心中這慶祥閣的一草一木都有價,
只不過我這個貨物在她心中的價碼稍稍高了點罷了。

這裡有黃金,白銀各二百萬兩,
還有玉蜂莊的宅院地契,
百傾良田的地契,
50名丫鬟的賣身契,
70名雜役的50年契,
不知五娘意下如何?

五娘沉吟半響,
公子給的價碼的確讓五娘我很心動,
可是我也不是個見錢眼看的人,
如實和您說吧,
這些個加起來足夠買下我這慶祥閣好幾次了。
看公子,
亦不像是一般胡亂揮霍的公子哥兒,
如若不給五娘個原因,
我這小小的慶祥閣斷是不肯賣滴。

那你看看我?
這算原因么。
一直站在陰影中的身,
緩緩的轉了過來,

五娘驚呼一聲,
后退三步跌坐在椅子上。
胸口劇烈的匍匐著,
是你,
可是你,你為什麽回來了?

玩。

玩?

對,玩。

(3)

桌椅碗碟全被挪到了後院,
空諾諾的廳稀落落的站著著幾十個姐妹。
誰也不碰誰,
怕像是沾了誰的晦氣,
又像是要占塊好地兒觀測,
沒了以往的喧囂嬉鬧,
只剩下鼻息和輕輕的咳。

約摸半個時辰過去,
膽小的開始靠墻倚柱,
膽大的開始切切私語起來,
也不知是誰開的頭,
只知道耳邊嗡嗡的作響,
蜂兒似的令人煩亂。

五娘怎么就這么無聲無息的走了?
就是也不給我們個交待......

我沖桃兒打了個眼色,
悄悄的向門口退去。

腕被人擒住,
生疼。
轉身望去,
那熟悉的面龐,
和眉角一塊月牙般的記號,
是夜,
是夜回來了。

可迎上的卻是陌生的目光,
你是誰,
怎么這么沒規矩?
厭惡的瞪了我一眼后,
鬆開手。
我跌坐在地,
久久不能言語。
桃兒扶我起來的時候,
背後傳來幾聲嗤笑,
是被壓抑著的,
不敢笑的大聲,
卻能清晰的聽到悅的音頻。

夜站在臺上,
朗聲的說些什麽,
只是看著她的嘴一張一翕,
可我一個字也聽不見。
心裡卻重複的念著一句話,
夜忘了我,夜居然忘了我。
眼前越來越暗,
她突然揮起衣袖指向我,
手上像有一道強光似的,
讓我睜不開眼睛,
於是閉上眼,
真想就這么睡去,
把什麽都忘記。

昏昏沉沉
的醒來發現在榻上,
身邊的坐著的桃兒睡的很香,
手上還緊緊的抓著用井水鎮過的毛巾。
我披衣起來,
扶她躺下,
破天荒的在夜幕中走出了自己的小院。

打著燈籠過了橋,
幽幽燭火的影在水面上跳,
過了那道拱門便是正樓,
笙簫陣陣,
燈火通明,
如白晝一般。

隨便抓了個身旁的仆役問道
老闆在哪裡

他偷笑著說
暖玉閣

(4)
暖玉閣不若以往的喧囂
卻似透著幾分詭異
進去還是回去
我瑟瑟在樓前站了似一個世紀
終是輕挪那快僵直了的雙足
輕悄悄的推開了那扇虛掩的朱色門
幾件衣衫,半灘水跡
香薰從銅鶴嘴裡彎彎延延罩著半邊廳
似有幾聲嬉笑緩緩的從後廳飄了過來
卻聽不真切
我撩起那遮在眼前的臂前的七色紗織
看到的是

和那一床活色生香
時間仿若在那一瞬凝結
然後在下一瞬如油鍋般炸開
有驚呼的
有假裝遮掩的
有不懷好意的笑的
但都在片刻之後被夜的輕咳給掩蓋了

“哼,還真如五娘說的那般不識趣”
下巴被她捏起,生痛
我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夜的手卻越發用勁了
“告訴你,我的決定不會更改,我也不是那個寵你的五娘。還有,下次別再打攪我的好事。”
我愣住了,她做了什麽決定,我怎么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聽清楚了還不快給我滾。”反手一個耳光,不重卻火辣辣的印在了臉上,心裡。
這是夜么
還是只是夜的皮囊
我踉蹌的跌出門去
這次的嬉笑聲卻伴著我
穿了拱門,過了橋
瘋了般的丟了燈籠
捂起耳朵漫無目的的狂奔
撞在了誰的身上
我抬起滿是淚的眼
是桃兒
她攙扶著我
低聲問:
“小姐,急死我了,你到哪裡去了?”
我搖了搖頭。
她自顧自的說著:
“你一定是去找新老闆理論了,小姐是清倌人的身子,怎可?”
記憶一下子變得清晰,
原來我的大限到了。
可為什麽,之前我卻什麽也不記得。

(5)
彩燭爆了個花
火星跳了幾下濺在燭臺的蠟上
連掙扎的時間都沒有就熄滅了
桃兒又是一臉昏昏欲睡的模樣
我嘆了聲氣
吩咐她先睡
自己披衣起身
盯著那快要燃盡的燭發呆
思緒被忽明忽暗的光牽扯著進了一團霧氣

小姐,別跑遠了,快點回來
是誰在後面追,那聲音好熟悉。
我開心的跑著
鉆過幾個小胡同
正氣喘吁吁的得意
卻被墻角一雙很亮的眸子吸引住了
他穿的很破
可身上卻沒有那種刺鼻的味道
反而淡淡的透著香
我把食指放在唇間
沖他笑了笑之後
鉆進了他身旁的草垛
臭要飯的,有沒有看到我家小姐跑過去,大概到我腰這么高,穿著桃紅色的夾襖?
他搖了搖頭
丫鬟急急從他身邊跑過
我賊賊的笑著想從草垛里出來
卻又聞到了那陣淡淡的香氣
他在我耳邊很溫和的說著
困了就睡吧
我合上了沉重的眼皮
再醒來已經是一片陌生的天地
和那時還年輕的五娘的臉

小模樣長的不錯
暗紫的丹蔻卻像火撩著眼
慢慢的沖我伸過來
我向後縮了縮
踩到了門檻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女兒了
和她們一起叫我五娘吧

我不要,我有娘親
突然鼻子一酸哭將出來
周圍的人毫無反應的盯著空地
我一抹淚轉身跑出了廳
沒人追上來
可腳步卻越來越快
沖出了庭園
大街上很冷清
有一條狗
卻沒有人
這是哪裡
我開始恐慌
四處亂闖
大聲哭喊
直到嗓子沙啞也沒有一個人應我半聲
夜色漸遮地
飢餓蔓延在渾身每一寸肌
是月色的關係么
那條精瘦的狗眼睛綠油油的盯著我
使勁的在我身邊嗅來嗅去
我害怕的越走越快
可它卻像幽靈一般尾隨
磨著牙,攤著口水伺機而發
終於又是嚎啕大哭起來
無助的叫喊
然後是一盞明油油的燈
和那暗紫的丹蔻
捧住了我的臉
嘖嘖的嘆息著
我乖乖的跟著她
叫出了第一聲五娘
人群熙攘,燈光耀如白晝
五娘在青石的臺階下頓了頓
轉身看著我
我揚起了頭
看見了她身後的牌匾
慶祥閣
我小聲念著
不知是不是錯覺
五娘的眼比之前更亮了

(6)
洗了把臉
也就和衣在下人的房間里睡了過去
再轉醒已是日落西山
不由的饑腸轆轆
放眼望去
空空的四壁無一物可入腹
卻忽悠悠的一陣香味飄飄然的從門縫裡滲入
在空氣中徘徊
我瞇瞪著眼
倒踏著鞋
推開了門
一隻油晃晃的雞在空中飄著
我揉了揉眼睛
雞的後面還有張絕美的臉
高我半個頭
瞇瞇的笑著
一閃身就進了房
合膝坐在吱呀的木板床上把雞遞給了我
猶豫了一下
接過雞
是飢餓驅使吧
也沒道謝張嘴就啃
狼吞虎咽
她依然是那瞇瞇的笑臉
忽閃的眼盯著我不雅的吃相
也不說話
只是笑卻并不出聲
十來歲的小丫哪來吃下整雞的肚量
不一會便就飽了
拎著雞又不捨得放下
她用修長的手指刮了一下我的面頰
然後附耳說
“我叫夜,你呢?”
“靜心。”
“我記住你了。”她笑著
還沒等我弄清楚怎么回事
她已經飄然而去
手上那半隻殘雞也不知什麽時候被她帶走了去
我意猶未盡的舔著手指
卻沒大去想這個奇怪出現又奇怪消失的姑娘
似睡非睡之間
五娘俏生生的站在了床邊
拎起了我的衣領
“小丫頭,和五娘出去見見幾位姐姐。”

鶯鶯燕燕的站了一屋子
卻連咳嗽聲也沒有
散開一條道
五娘搖曳著擺了過去
我頭也沒敢抬
緊緊的跟在後面
接著五娘開始說話
說得什麽
那時的我卻聽不大明白
只記得偷偷瞄見一個臉色慘白的姐姐
在看著五娘似笑非笑的臉之後
斜刺刺的倒了下去
正擔心她的安危時
就被五娘捉住了手
只覺得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掃向了我
被盯得好不自在
只得把頭埋的更低了
五娘又張口說了些什麽,
具體說了些什麽我已記不大清楚
只是記得她說到了我是第二個夜
夜?我想起了她
急忙抬頭尋找
卻只看到一道道刀子般又妒又怨的目光沖我殺來

(7)
我還小
不懂得那些紛爭
也不懂得
為何五娘對我會另眼相看
只懂得在那些刀子般割人的目光下
緊緊的抓住了盈盈前來的夜的手
直到入睡也不曾分開
於是開始學詩賦
學遣詞
學歌舞
學媚術
學一切夜早已會了的
和一切她也不曾通曉的
周圍的目光依然是又恨又妒
可是我并沒被傷害過
是夜的關係吧
她們對夜的目光是敬和怕的
儘管夜看我的時候目光充滿了寵溺
可對待別人始終是一臉冰霜
我曾問過夜她的身世
她只淡淡的答了我三個字
忘記了
我也曾問過夜為什麽只對我好
她依舊淡淡的吐出三個字
我想要
幾季冬
又幾季秋
等弄明白了這慶祥閣是個什麽地界
自己又是怎么一個身份
我的臉
便不知怎的
越來越消瘦
終是大病了一場
這一病就是數載
從最初五娘的無微不至
到其後的眾人不聞不問
和夜的待我如昔
等到貼身丫髻被五娘撥去給了秀紅
我也從重葉樓搬去了下人的小房
一直不曾動容的夜終是怒了
喂我喝下藥后
氣衝衝的出去
昏昏欲睡時
她又沖了進來
不知何來如此大的氣力
捧著我便走
久不曾用力的我身子一歪
壓著了她的小臂
儘管她極力掩飾
我仍是捕捉到了她皺眉喊痛的神情
於是掀起了她長長的袖管
白色的襯裡
殷紅的血跡
“五娘么?”我急急的問
“不,我自己。”
我疑惑的看著她,
“五娘的心中這慶祥閣的一草一木都有價,只不過我這個貨物在她心中的價碼稍稍高了點。所以她是不會允許我有什麽損傷的。”
我若有所思的任她捧著
夜,很涼......

(8)
在夜的悉心照料下
我的身子一天好過一天
待到終於可以不用攙扶
去庭院走動的時候
已是春暖花開日了
可夜卻變的越來越忙
有時到了夜深
也沒有回來的跡象
似乎在躲著我什麽
又似乎在秘密的進行著些什麽
穿著夜的衣裳
袖竟遮不住腕了
對著銅鏡描眉時
夜匆匆入來
我站起身
不知怎的竟高過她數寸
夜有些錯愕的昂著頭
看著我
嘆了一口氣
又旋身出去
我終是忍不住扯住了夜的袖子
你到底在躲什麽?
夜嘴裡冷冷的吐出兩個字
放手。
我從未見過夜如此對我的模樣
愣住了
撒了手
心里卻像蟻噬般一絲絲的痛了起來
鼻子有些酸
卻是忍住了
看著鏡子里
容妝精緻的自己
沒來由的一股怒氣
抓起鏡子就摔
追出門去
肩被拍了下
回頭看
不是夜
卻是秀紅

我帶你去看好東西
像個沒魂靈的物件
被秀紅拖出了房
左拐,斜插,直走
竟是五娘呆的暖玉閣
我正想往正門走去
卻被秀紅拖進了後廂
然後埋頭鉆進了一片竹林
我錯愕的站著
秀紅埋怨的看著我
愣著幹嘛,邊說邊把我也拖進了竹林
她伸手在暖玉閣後背的墻上摸了摸敲了下
居然突突一陣輕響
墻裂開了一人寬的縫

(9)
秀紅矮身鉆了進去
在當口划了下火石
點燃了內角的燭
然後回身催促我快些和她進去
在我鉆進的那一剎
秀紅轉了轉燭臺
墻便不著痕跡的和上了
燭火突的跳了下
光線瞬間變的昏暗
我害怕的扯住了秀紅的衣角
她輕蔑的笑了笑
倒是沒推開我的手
跟著她走迷宮似的
來到一個小密室般的地方
有桌有椅
還有張看起來雕工極為精細的床
秀紅又在墻上摸了幾下
生生的從墻上長出了幾根竹管和幾個銅鈴大的小孔
我疑惑的看著秀紅
她嘆了口氣坐下說道
眾姐妹之間多多少少都有著些曖昧的關係你應該知道吧
我耳根子一下便紅了
沒病那陣不巧撞見玉和嬌那雙香汗淋漓
交織在一起的酮體一下子浮現在了眼前
她頓了頓繼續說
有多少對出於身子上需要的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對五娘是真的好
她說的時候
眸子里閃著光
有興
有悲
但更多的卻是怨
我并沒有時間去驚異她同五娘的關係
因為她接下來說的話讓我有種魂靈被抽去的感覺
最近我發現五娘對我開始不睬不理
因為之前她告知過我這密室的秘密
我便偷偷的在這裡守著
直到昨夜我才發現
她居然和夜兩人......
她說道這裡開始哽咽
我一臉不置信的望著她
她抬起臉
指了指那些小洞
又埋下頭去
一種聲音好似在告誡我不要靠近
可身子卻不聽使喚

(10)

一聲尖叫把我從幻象中驚醒
有些迷糊的站起身
桃兒的手抖顫著指向外間
亂髮披衣的下了床
隨著指尖望去
華衣錦繡
金玉首飾
滿當當的堆了一屋子
一個素未謀面的丫頭
白了桃兒一眼
冷冰冰的甩來句話
請小姐沐浴更衣
我帶著疑惑解了衫
屏風後
半人高的木桶
熱騰騰的水汽
和熏花的香
踏足入水
微燙
丫髻撥開跟上來的桃兒
冰涼的手指按在了我的雙肩
在我的驚呼聲中
她開始順著耳根
到修長的頸項
再到雙臂的輕輕按摩起來
靈活卻有力的手指拿捏的恰到好處
讓我開始慢慢放鬆了那繃緊的神經
你叫什麽
我開口問她
并沒有作答
那雙手卻向胸間襲去
碰觸到了最稚嫩的凸起
心中一驚
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騰的一下被燃起
雙手護胸的同時
努力回想著一段好像被失落了的回憶
卻怎么也記不起
手指避開了被護住的地方
輕輕的撓
慢慢的瘙
隔著水波紋的回動
一種異樣的激蕩
騰騰的從嗓子眼
像心裡鉆
然後是小腹
卻再也無力回護
任它火辣辣的燒著
無力的癱軟
當手用力分開緊閉的雙腿時
我才猛的一下清醒
看著桃兒驚異的目光
看著鏡中自己兩頰緋紅的慵懶模樣
羞的扯起了身邊的舊衣
也不顧是否清潔
急匆匆的套了上身

(11)
請小姐重新沐浴
丫髻冷冰冰的吐出幾個字
面無表情的看著我退出房去
桃兒使勁的關上了門
我才脫下舊衣
回到水裡
水已漸涼
我努力回憶那段似真似幻的往事
卻怎么也記不起來了
唯一能記起的
便是次日我在夜的房內轉醒
秀紅的明月閣卻已是人去樓空
夜看著我笑著
有悲有恨
轉身離去之後
也就不見蹤跡了
五娘失去了兩個臺柱
像是轉瞬間老了十歲
可對夜于秀紅的去向卻絕口不提
只是手足無措的將我當作補替推上了臺閣
沒想到一隻小曲
三分病態
竟是無端端的鎮住了整個歡場
也許是怕再失去了
五娘對我的好又多了幾分
也曾趁她心情好的時候
打探過夜的下落
可總是話才出口
就被陰冷的眼神頂了回來
於是生出些沒來由的幻象
夜終是厭煩了這樣的生活
也只有她的性格和膽量
才能在眾人的渾然不覺中
消失個無影無蹤
也曾怨過
為何不對我講
可總是沒有底氣的被自己打消
為何對你講
你有什麽資格

爲了避免大家費解,特別提示下,從這章開始將是由夜為第一人稱描述(被眾人TF,眾人怒吼:你以為大家都和你一樣笨么 )
(12)
輕笑
即便是這樣也依然忘不了她
為何
是否自己太執著
月娥走進來
除去薄衫
亦除去了那冰冷的模樣
纏在我的頸項
叼著耳垂
輕輕的用舌尖旋動著
訶子裹不住的風情
在後背碾壓
然後舌蜿過臉頰席上了唇
半推半就的含住
正好看見她迷醉的眼神
順勢用力
月娥
嚶嚀一聲
倒向床第
云雪般的腿蜷住
又伸直
不由浮躁之氣上身
無端端的冒火
用力壓著她的雙手
卻看她頭別向另一旁
低聲說:
“怪不得主人惦記著
果得一副我見猶憐的身材和樣貌。”
“你碰她了?”
不自主的無名火沖上頭
拳越發用力了
等意識到時
月娥早已疼的將下唇咬出斑斑血跡
我急忙收了手
卻見她魅惑的笑著
無力的伸手要摟住我脖子
又軟軟的垂下
嬌喘著說著

繼續
邊說邊伸出舌頭將血跡全部抵入口中
我的眼迷茫了
又問了一遍
“你有沒有碰她”
月娥只是媚笑
笑聲如潮
淹沒了我顫動的心......

(13)
月娥帶著滿足的笑
沉沉的睡去
我盯著微微顫動的燭光
竟無法入睡
靜心
她還好么
她睡了么
強忍著自己起來找她的意愿
捏緊了拳頭
等再鬆開
汗已布滿手心
初見靜心
是在後院賞花
一個半大的孩子
抹著淚
從偏門奔了出去
本來已對這渾濁的世提不起任何興趣了
可這跑著的孩子
倔強的神情
卻讓我有絲憐
有絲心動
我揚起嘴角
我知道她會回來的
一如當初那個慌亂逃竄的我一般
五娘惜她識字
她也便順理成章的伴我身旁
那時她還小
一肚子的問題
她還能回家么
為什麽五娘要讓她喊娘
為什麽大家都是日夜顛倒的過著
我只能搖頭
憐惜的看著她漸漸長大
然後
她病了
知道了所有問題的答案之後
病了
等大病初愈
已是數個年華
她看我的眼神越來越多的依戀
她對我的笑容越來越甜
可為什麽
為什麽讓我經歷那晚的一切
我狠狠的用拳砸向床冠
月娥驚醒
慌亂的找來藥紗替我包扎
血流下
卻不怎么疼
她低聲的問
是不是又想那個女人了
我邪邪的笑著

我想你了
......

(14)
又是半月
冬至將近
這本該蕭條的西陵城卻一反常態的熱鬧非凡
慶祥閣自更是夜夜笙簫夜夜歡
飄搖搖的鶯聲燕語
端是把這
墻內的漢子
迷的個七葷八素丟掉了魂
又是叫那
墻外的良家
羞的個滿面通紅掩住了耳
這是誰家的公子
含著一嘴香
包著滿懷嬌
瞇著眼問
這靜心小妮子
何時可梳攏
美人佯怒
道個沒良心的
吃著碗裡想著鍋
公子訕笑
又是誰上前低聲道
公子莫急
下月初三便是良辰吉日了

月娥在斟酒
滿杯
我看著著一片春色
舉杯

卻不知是何滋味
想起身走走
腳下一軟
險些將這一桌酒菜毀了個乾淨
跌跌撞撞的出門
看見慌亂跑來的桃兒
心中一驚
小,小姐
自縊了
酒頓時醒了個乾淨
風在耳邊呼嘯著
割著臉
刺痛的感覺一直在放大
到心
我踹門而入
伊人仰臥在床
急急上前
見尚有微弱的鼻息
心頓時放下大半
但頸項上那道紫青的淤痕
卻讓我不由的攥緊了拳
努力抓起尚在昏迷中的她
用力的搖動
她終是睜開了眼
楚楚可憐的模樣
依著床邊
害怕的蜷縮著
再也無法偽裝那冰冷的模樣
用力的搖著她認真的喊著
說你錯了
說你錯了
只要你說
我就帶你走
帶你離開這個地方
她卻緩緩的搖了搖頭
迷茫的看著我帶著恨意

錯,什麽錯
你不是夜
你只是她的皮囊
隨即又暈眩了過去
我呆住了
她竟似把這一切都忘了
她怎么可以忘
心又漸漸冰封
轉身對剛剛趕來的桃兒說
看好她
你主子死了我要你陪葬
桃兒喃喃的想問些什麽
我用眼神制止了她
拂袖而出

冷的可怕

(15)

觸手生痛的傷
那么終是沒去成吧
輕笑
總以為自己早就練就了那冰霜的性子
對物無視
對人無心
可當夜回來的那一刻一切都變了
為什麽
是自己太在乎這早已失去的情誼
還是驚恐她怎會變化至此
恍惚間
看到了她著急的模樣
定是錯覺
導致心中所想
也罷
反正入了這個地界
還能清白到哪裡
還能堅守到何時
命都不要了
還守著這皮囊做什麽呢
只是這
喉間刀割般疼
蟻噬般癢
想喝水
卻見桃兒守在床前熟睡的模樣
不忍喚醒
便摸索著下床
可腳下一軟又昏厥了過去


身子在
慶祥閣這鼎沸人聲的喧鬧中
日漸恢復
吉日終是來臨
我空滯的望著窗外發白的天
任夜的那個貼身奴婢
給我把喜服換上
描眉
貼金
點妝
桃兒在一邊輕贊
小姐真美
旋即又捂住了嘴
房內靜的可怕

忽被喜帕蓋住了頭
一抹血色眼前
端坐著
直到有人將我攙起
挪細步
過小橋
細看那片綠水
陌生的沉靜

迎接我的是那些放浪的
猥褻的淫聲
也有些樂禍幸災的笑
飄悠悠的夾雜在其中緩緩的蕩了過來
有階
抬步
左拐
端坐正中
聽肉市買肉般的競價
心裡一陣酸楚
卻很快自嘲道
你也不過就是塊走肉罷了
和那豬狗牛羊又有何分別

(16)
腹中没来由的一阵饥荒
而台下依然是喧杂和混乱
好似没有尽头
又是谁
大步向前
牵着我的手向右
还未曾分清是哪间屋
便被按在了矮凳上
乖乖坐在这里等
这是谁的声音
像夜
又像月娥
门被掩上
我端坐着
直到双脚麻木
没有一丝知觉
漫长的静
被一身酒味的浑浊打破
粗糙的大手扯了盖头
脑满肠肥的模样
迷迷的盯着我
突地被拦腰抱起
甩在了床上
闭眼垂泪
无法正视将要发生的一切
突然门吱呀一下自己打了开来
那粗粝骂骂咧咧的下了床去
作势掩门
却就斜恻恻的这么软了下去
是酒醉了么
我终于鼓起勇气下床
探鼻息
竟是完全没了热气
心中害怕
跌坐下来
包膝把自己蜷成一团
直到天明

密密麻麻的差人
用铁链子将我囚了去
围观的路人
唾骂的声
官堂上的威武
三两下夹棍
于是招了
画了圈
压了命

斩立决
快了谁的人心

带着不解和恨
跪在明艳日光下的木台
听时辰到
觉刀锋下落的音

于是想起来了
那段被扭曲了的记忆
被遗忘并篡改了的记忆

(17)
又是一夜銷魂
醒來天色已白
發現有些開始迷戀月娥了
柔軟的發
和細膩光潔的膚
她已不記得了
那我又何苦執著
也罷也罷
昨夜的驚嚇
應該已經給足了她教訓
一會等月娥起身
一起去做那件早就該做的事情吧
輕撫著月娥散亂的發
突然有種強烈的傾訴感
於是說了
終將這藏在心中這么多年的秘密傾吐

月,你知道么
我到現在都分不清當初錯的是我
還是她
但依然清晰可見的是那個糟糕的
告白夜
已是近了黃昏
靜心說要自己一人去園子走走
我叮囑了幾句
便目送她出了門
可不一會她便面紅耳赤的旋了進來
問她怎的了
卻只是搖頭紅臉
怎么也不肯說
於是佯裝生氣
背過臉去
她湊上前來
輕輕的告訴我
不小心看見了
玉和嬌......
佳人朱唇即在發側
如蘭吐氣盡數入耳
心蕩了一下
回首便是一記輕吻
心狂跳
那種柔軟的美好
可她的表情
卻和料想的不一樣
倒退了三步
驚恐的捧著心
指著我
靜心
我喜歡你
試著挽回些什麽
但卻好似明顯的用錯了方式
她轉身奔走
我坐在凳上
細想自己的蠢舉
她正在講那件事
會不會以為只是我的孟浪
又會不會根本無法接受我
又或者她對我沒有任何感覺
可是不會的
她對我笑著是那么的甜美
她對我望著是如此的情深
於是想到了她
便是嘴角泛笑
等到發覺應該追出去的時候
夜色早已無邊

(18)
焦急中
靜心入了房
卻兩眼空曠的
躺在了床上
埋頭就睡
我在床邊守了一晚
她轉醒
看著我
說了句
夜你怎么沒睡
我怕再刺激
也便絕口不提
她像忘記了般
看看我
又轉身睡去
心被懸著
像不知審判結果的囚
卻又怕打破了什麽似的
無法提及過去
於是
那些日子
過得無奇又壓抑
心裡無端的煩躁
只能早出晚歸
逃離這個環境
直到那天五娘
把我拉入了暖玉閣里

她說
靜心那小丫頭跟著你幾年了
我低頭沒有做聲
她又道
這些年這小丫頭一分沒給我賺
還賠了不少藥錢進去
你說五娘我是做這種虧本生意的人么
我依是低頭不語
她彈了彈紫色的丹蔻
修長而冰冷的指劃過我的臉頰
指尖輸力
抬起了我的下巴
看著我
你說這種賠錢的貨五娘是不是該處理掉呢
心像被揪起來一樣的疼
撕扯著
攪著
五娘語氣漸柔
卻越發陰冷
京城來了個崔四公子
對這小丫頭有點意思
出的價也算差強人意了
不可兩字
響亮的不經思慮
直接出口
為什麽呢
她起身
步步向我逼近
我退到墻角無處遁逃......

(19)
五娘貼身上來
誘人的眼
注視著我的眼睛
芬的唇
柔的語音
繞著頸項
摩著髮際
怕是對她動了心吧夜
我用力推開五娘


嘖嘖嘖
五娘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旋即
啪一記耳光
極大的力道
將我扇倒在地
敢打我貨物的主意
膽子倒是不小
別以為平常給你幾分好臉
就是我寵著你
我撫了撫臉上的痕
冷冷的看著五娘

五娘嬌笑一聲
進來四個力碩的仆役
手被捆起
懸梁吊著
嘴被白布纏著
下身被套了個麻袋

五娘床上的碧眼波斯貓醒了
弓起身子正準備跳下床去
卻被五娘那柔若無骨的腕子
提溜著脖子
扔進了麻袋里
五娘坐在矮凳上
啜了口茶
輕輕吐出一個字

鞭子上來
抽的卻是袋子里的貓
貓的慘叫
亂抓
屋子里的靜
和一炷香后
被水潑醒的我
五娘依是似笑非笑的表情
著人把我放在床上
遣走仆役
重重的壓上來
別忘了
你也是我的貨物之一
存了這么久
今晚該提點利息了
早已成條狀的瀆褲被退了下來
粘著血肉
生疼
我打著哆嗦
五娘俯下身去
在那片血跡中輕啜

夾雜著
莫名的快感
我恨
無力抵抗的自己
突然間
墻生生的裂開了一人大小的口子
秀紅衝了進來
惡狠狠的掀我下床
瘋了般的纏住五娘又咬又親
我拾起衣物
咬著牙
想勉強站起
卻痛的又跌了下去
秀紅的聲傳入耳
你是我的
不許你碰別的女人......
我居然笑出了聲
平日最喜同我爭的秀紅
竟然救了我
雖然這并非出自她的本意
哆嗦著用肘爬出房去
倚著院墻
昏睡到天明......

(20)
清晨驚醒
半身冰涼
血已結蒂
強忍痛
扶墻緩行
院子里死一般寂靜
挨回房
靜心已起身梳妝
我悄無聲息的
在裡間換好裝
她突然回身
向我走來
是何時
她的身形變得如此欣長
衣袖被扯住
無力掙脫
險些被她拽倒
強忍著痛支持著
放手
我喊
不想著狼狽的模樣被她瞧個仔細
她愣住了
手垂了下去
急忙抽身而去
用盡全身力氣跑入前院
終體力不支
跌坐了下去
靜心追了出來
四下張望卻沒看見花叢中的我
是誰
將手伸向了她
暈厥前
只記得了那
搭在她肩上的紅袖招搖
醒來記起帶著血跡的殘衣
萬不可給靜心搜了去
忘了痛般回到房裡
抱起污衣欲走
忽記起
有誰將手伸向了靜心
那艷紅色的袖
是秀紅
我急得亂了陣腳
難道五娘這么快便要對她下手么

(21)
透过小孔看到的
只是五娘一张笑盈盈的脸
和洁白的腕
掌中的香
那种似曾相识的味道
眼前一黑
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发现被人吊在了房梁
全身被红绳缠紧
五花大绑
秀红面无表情的举着一支红烛
像我走来
然后手腕轻斜
滚烫的烛泪
落在我光洁的肤上
滑动
凝固
我皱眉喊痛
她的嘴角上扬
旋转着烛
火苗所到之处
介化为泪
生生的烙在我的身上
禁受不住的疼痛
让我声嘶力竭的喊着
无人应
却有低沉而粗重的呼吸
从暗色的墙角传来
似兽另人心寒
四爷别急
还有精彩的呢
五娘的声音不知从哪个角落飘出
温柔的带着刀
秀红丢了蜡烛
用脚踩熄
屋子里一下变得漆黑
啪一声
背后一阵火辣辣的伤
我痛苦的呻吟着
啪又一声
是谁点亮了烛火
秀红持鞭邪笑
站在我身侧
门被人撞开
住手
是夜的怒吼
五娘嗤笑
夜伤好了么
居然可以走动了
夜没理会
径直冲向我
可却被一个黑影捉牢
五娘,我说藏私可不好
这么美的丫头哪来的
等等
她是夜?
南夜北缘的夜
你不是说她病了不见客么
啧啧
真是让人心动的主儿
五娘
说好的价钱给你五倍
这两个我都要了
四爷啊
不是我不想赚钱啊
这白花花的银子摆眼前谁不心动啊
可一夜两朵花魁都被您拔了头筹
您说次日您这风流名声倒是出去了
我这小小的庆祥阁生意可还怎么做啊
哈哈哈哈
五娘你的嘴可真厉害
那你说我该选谁好呢
五娘邪邪的一笑
我们选不如让她们选
空气瞬时凝固
又被鞭声划破
我吃痛轻呼
秀红杏眼圆睁
快选




同时吐出的字眼
细弱蚊嘤
却清晰可见
夜不置信的瞪着我
我闭上了眼
对不起夜
我好怕
我好疼

(22)
结局

(静心)

后来的事越发清晰了
夜被扑倒
光洁的腿上
还没结蒂的疤
狰狞的冲着我笑
她不发一语
是谁的喘息
五娘和秀红纠缠的肢体
我的泪

透过窗纱的月光的明晰
不知过了多久
我被放了下来
夜躺在那里

残缺的布偶
是什么力量驱使
让我拔起了
崔少那散落一地衣物中的剑

四溅
迷眼
五娘和秀红的瑟瑟
崔少一声不吭的倒地
又是手起
五娘侧侧的靠向门
血溶进了朱色的漆
只剩了秀红
害怕的呜咽着
别杀我
我舔着剑尖的血
轻轻的说
从今天起
五娘是你
秀红陪我埋了尸
清了血迹

依旧躺在那里
一动不动
死般沉寂
我扶起她
搀回房
窗外依旧笑语
倦了
等转醒
竟什么也无法得记
夜的恨
夜的爱
和走时的迷离
是保护自己编织的假的记忆
还是秀红和五娘本来就很相像
不论是外貌
或是心

刀终于落下
血四溅
如当日
飞花般
绚丽

(夜)

月娥的身形
抽动了一下
你醒了么
我问
她不答话依然背着身子
心事终于吐露
似解开什么一般
畅快

我抚摸着让我着迷的发
嗅着香
我继续说着
酒里下了迷药
那厮应该还没近静心的身就昏睡过去了
对她的恨已不在
现在时候不早了
该起身了
陪我一起去看看静心
然后散了这个鬼地方
一起去云游
就同你常日所想的那样好么
我袭上了她的颈
却触手冰凉
急忙扳过她的躯
已是没有了呼吸
手中紧攥的是信


(月)

夜: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
我想
我们已经不在同一个世界上了
你不知道自己有梦呓的症
你心中悲痛的那个秘密
其实
我已经听过千百遍了
我知道
你恨着
也爱着
这个女人
她让你
心痛无比
无法安睡
可我在意的
却是你眼中无法注意到我的存在
哪怕我如何体贴
其实你不知道
昨夜我在酒壶里换的是断肠毒药
我不想她的存在再
纠结你的心
亵渎你的眼
我想当你发现时
断不会原谅我的鲁莽
而决然而去
但离了你
我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
于是决定一命换一命
那个祸根没了
也许你心中的结才会不见
别了夜
这半壶毒酒
我先干为敬

(桃)

是不是这世态太过炎凉
小姐铺尸荒野
无人理睬
我没钱
不会书写
只能在乱葬岗抛一个坑
竖一段木
画一个圈
小姐断然不是谋财害命的恶人
可为什么
没人信
回庆祥阁的路上
看见老板抱着睡着了的月娥姐
站在护城河边
匆匆而过
怕被发现自己偷溜出来
心跳加快走了很远
好像有
扑通的声音
却听不真切
抬头望天
暗色的月夜
月静心......(终)
在爱百合,控百合和守护百合的路上,我们将与您一同前进。

头像
神山咲夜
全局版主
帖子: 86
注册时间: 2020年 12月 19日 星期六 5:44 pm

Re: 《月夜.月靜心》

#2

帖子 神山咲夜 »

Ann
仍在开花的御姐
啊啊~~這篇寫得很有韻味,將那種青樓歡場的氣質表現出來了,僅用寥寥的數個句子。

憐惜靜心和夜之間的情感,卻不明白夜是為了什麼而糾結,可能要等待作者給予的回答。
夜是否會回心轉意,希望她是和靜心在一起。也不會是成為推她入火坑的那人。

有點心疼,即將來臨的真相感覺不會太美好,但是極度期待作者更新~~
這篇很棒!

发表于 2008-8-31 14:03:35

喧嚣岁月
国民的女仆
情之一字,最是劳心费神伤人伤己,不论谁是谁非
到最后,都是一般白骨葬黄泉

发表于 2009-10-25 23:27:55

[转载]来自于草莓社《月夜.月靜心》
在爱百合,控百合和守护百合的路上,我们将与您一同前进。

回复